不度寒塘

高冷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的天哪

极致零度:

|张嘴吃我安利!不吃也给你们硬塞进嘴里
|年下小狼狗真好吃!

嘿嘿嘿

嘿嘿嘿嘿

-END-

自己拉的郎哭着也要写完。
这对cp真好吃嘿嘿嘿。

【喻叶】The forbidden fruit(R)


西幻宗教pa
恶魔喻文州X神父叶修
有轻微黑化
雷者慎入
The forbidden fruit

评论!!我很喜欢看的!
疯狂暗示

魔性段子ooc
叶修在WB上看见了一个东西。
搞笑君v:测试你的男/,女朋友爱不爱你,你就给ta发,怎么办,我不想活了,我想自杀,看看ta的反应。
叶修觉得很有意思。
于是打开电脑,给孙翔发QQ。
翔啊。
孙翔:???
叶修:我跟你说个事情。
孙翔:买烟丑拒,打游戏丑拒,要钱买烟丑拒,要钱去网吧丑拒。要byt家里有。
叶修:不是.....
孙翔:零食家里有。
叶修:不是.....
叶修:我是想说,我突然想自杀了,不想活了。
孙翔:你打算怎么自杀。
叶修:割腕自杀。
叶修看QQ迅速暗下去的头像,眉头一皱发现了不对劲。
过了一会,孙翔上线了。
孙翔:【图片】
叶修:??
孙翔:我去问了问,一般人找不好哪里下刀可以致死,我在我手上画了个圈,你从这里下刀,能死。
叶修:分手应该体面......
孙翔:?

【你X李泽言R】掠夺者

黑化,囚禁,刻字,木马,捆绑慎入

制作人性转♂

掠夺者

某人问我真的不会坏掉吗,我告诉他李总身体好坏不了2333

每次玩这个游戏面对李泽言我的内心

ri他,上他,cao他!!

 

【周仙】遇见你就是我的幸运

抓着2017的小尾巴
小甜饼系列Ⅰ


2017年的最后一天,仙某某一遍又一遍地看着日历。
今天是一个伟大的日子,他要跟周公瑾表白。


三天之前,YY语音里仙儿邀请冰心和王大娘来他家一起过跨年夜和元旦。“小周呢?”冰心这么问。“鸡鸡已经来了。”仙儿回答。
其实把他们三个叫过来仙儿还是有点小私心的,他要在12月31号0点跟周公瑾表白。虽然打游戏的时候总是张口闭口自己不是同性恋,可是他却是一个实实在在的gay。


他暗恋周公瑾很久了,大约一年?仙儿自己都记不清楚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习惯了小周的存在,习惯了耳边的大嗓门,同时他也知道同性恋多么不被社会所看好。
所以他才经常问:“小周你是不是同性恋啊?”“小周你怕不是gay吧?”


小周12月23号就来陪仙儿过圣诞节了,平安夜当天他俩还睡同一张床结果仙儿彻夜难眠。
12月29号下了播之后,仙儿轻声说:“小周,过几天我有话跟里嗦。”小周挠了挠头,笑着说:“都是兄弟有什么不能现在嗦的?”
“都是兄弟都是兄弟...里就知道都是兄弟”仙儿翻了个白眼,他讨厌死这句话了。


冰心与王大娘来了。
早上9点,仙儿睡眼朦胧的爬起来习惯的软软的喊了一声:“小周~”
可是床上只有他一个人。
仙儿和王大娘坐在电视机前嗑瓜子看电视。仙儿爸妈早就偷偷跑走不知去哪里秀恩爱去了,家里只有他们三个。


“小周,小周呢?”仙儿一下子慌了,跑出去问他们两个人。
冰心不屑的撇了撇嘴:“小周他出去买点东西。”
仙儿有些失望的走到卫生间洗漱换衣服,然后跑厨房去抽了个烟。
“我跟里们俩嗦,里们别嗦出去啊。”抽完烟的仙儿严肃地跟两个吃瓜群众说。“不会的”王大娘信誓旦旦地说。


“内个....其实我想今天晚上跟小周表白....”仙儿声音越来越小,到最后已经没有声音了。
王大娘愣了愣,仙儿的脸瞬间红透了,他连忙用袖子捂住了脸。
“里们帮帮我好嘛...我是认真滴...”仙儿闷闷的声音传来。冰心哑口失笑:“好好好。”


王大娘的手机忽然响了,仙儿瞥了一眼,是小周发来的。“哎小周他去哪里了?打电话也没理我。”
王大娘赶紧把手机拿了过来。“什么嘛这么神神秘秘的。”仙儿也没太在意,只是随口问了一句。
“里们别告诉他嘛。”
“不告诉不告诉。”冰心点点头。
得到了两个兄弟支持仙某某长叹一口气,暗地里为自己加油。


王大娘和冰心憋笑了好久。
下午一点多周公瑾悄悄地回来了,仙儿在睡午觉。这几天他太忙了,年底总结之类的全部压在了他身上,他已经连续几天睡眠只有四五个小时了。
冰心和王大娘去买晚上需要的东西了,小周为仙儿仔细的掖好被角,然后从后面抱住了仙儿。


“小周小周.....”仙儿在睡梦中呢喃着周公瑾的名字,小周在仙儿额头轻轻的落了一个吻,然后默默地看向了他放在桌子上的盒子。
盒子里是他买的一个男士戒指。
他在12月29号的时候就跟他们两个人坦白自己喜欢仙某某了,想跟他在30号0点求婚。今天他去买戒指,因为审美不好才偷偷求助了王大娘。


小周:王大娘你帮我看看哪个戒指好看。
小周:今晚我要跟仙儿求婚了。
王大娘:第一个戒指好看,加油!我看好你。


看透了一切的冰心和王大娘表示不想说话。


晚上仙儿做了拿手的菜辣子鸡,他悄悄告诉冰心因为小周他练习做辣子鸡很多次了,小周也买了好几箱旺仔牛奶代替酒,他悄悄告诉王大娘因为要跨年了好多超市关门了他跑了很久才买到的。
晚上十一点半左右四个人下了播围在一起看跨年晚会,已经有不少烟花从夜空上滑过。他们四个聊了很多,从第一次认识再到一起互骂一起打游戏。


时间悄然滑倒了58分,仙儿把小周叫到了阳台。
“里还记得吧,我想跟里嗦一些话。”仙儿看着小周。
王大娘和冰心掏出了手机录像。


“我也有话,仙儿里让我先嗦。”小周凝望着仙儿,四目相对。
“我先嗦”
“我先”
“我先”
“里先”
“不里先”
“好我先说。”小周笑了。
“不行!鸡鸡里让我先嗦!鸡鸡我....”
仙儿话说到一半,小周就从口袋里掏出了那个红色的盒子,单膝下跪。


“仙儿我喜欢你和我在一起好吗?”小周用喊道。仙儿眼角一下子红了:“鸡鸡你个笨蛋,明明是我要先表白的啊.....”
小周轻轻取下戒指戴在了仙儿修长的手指上:“我爱你仙儿。”


“小周我也爱里。”仙儿彻底哭了,他抱住周公瑾,“小周我.....我......”他哽咽着。
周公瑾转个身完美的挡住两个吃瓜群众的视线,低头吻住了仙儿。


这一刻,2017年12月31号0:00。


喜欢你是一个又难又简单的事情,一个宇宙,九大行星,809个岛屿204个国家,77亿人,而我刚好遇见你除了我。


我的仙儿,我周公瑾这辈子要是没了你活着又有什么意义?


我的鸡鸡,我仙某某最大的运气就是遇见了你,我的余生必须有你。

END


小剧场
冰王
冰心:他俩在一起了咱俩也在一起吧,我喜欢你很久了别丑拒好吗?
王大娘:嗯好


第二天
小周:冰心你怎么黑眼圈这么重
冰心:呵呵(你俩晚上声音那么大我怎么睡...)

【All叶/王叶】罪心病

黑化病娇慎入
雷者慎入
王杰希靠在沙发上,冷冷的看着叶修。他泛白的手指僵硬的煮着咖啡。
“喜欢奶咖吗?”叶修回头问。男人手里翻着一本书,纸张已经泛黄,看起来就脆弱不堪。
“不要。”他低沉而又有些沙哑的声音回荡在房子里,若不是现在的处境,其实王杰希的低音炮是叶修比较喜欢的嗓音。


煮好的咖啡香弥漫在房子里,叶修轻轻放了一杯子在王杰希的面前。
“心里隔离有用吗?”
他冷不丁问了这么一句,王杰希没有丝毫停顿,依然用勺子搅拌着咖啡。
“叶修,你知道我为什么出来吗?”他忽然抬头这么问。叶修的目光停留在王杰希手中的书上。


他没见过这本书。
橘黄色的光打在地板上,足够明亮,可是叶修后背却冒出来了一股冷汗。他迫切的想要知道这本书究竟从哪里来。
“为什么?”叶修苍白的笑了一下,但是却没有移开目光。那本漆黑如古铜般的黑色牛皮书皮的书,不是王杰希带来的,那就是....自己家里的。


他从不记得家里有这样一本书,从搬家到整理自己的书柜,这本书从来没出现在他的视线里。
王杰希冷笑了一下,然后有自顾自地翻了一页,摩挲着书上的字,他抬头看着叶修,然后缓缓开口说道:“作为这里的著名罪心病心理专家,你应该很清楚我们的监狱不同于普通囚犯。”
叶修握着杯子,被子上传来的热度让他心微微有些镇静。“心理隔离。这是只有我们才有的一种囚禁方式。”


“对。”叶修点点头。男人骨节分明的手从上衣口袋里摸出一根烟,点燃了它。记忆中的刺鼻味道并没有铺面而来,反而是一种淡淡的幽香。
烟草的香气糅合着咖啡的味道,并不难闻,但是甜腻腻的味道让叶修有些反胃。他猛灌了自己一口咖啡,苦涩从齿间滑到嗓子,才舒服了一点。
越是有香气的东西,往往都是伴随着剧毒。


“一堵墙,越是有东西想要钻透它,它就越厚。”王杰希笑了,一丝很难看懂的笑,“我喜欢一个人很久了。”
“所以你想跟我说什么?”叶修尽量用冷静的声音平视着男人。
“稍安勿躁,你先听我说完。”他拿起杯子珉了一口,“大概是五六年前吧。我倒是认识他很多年了”
“他长得很秀气....”
“等一下。”叶修叫住了王杰希,“秀气...一般是指男孩像女孩吧。你这么形容...”
“谁告诉你他是女孩了?”王杰希反问道,两只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叶修。


墨绿色的双眸闪着异样的光芒,让叶修有些坐立不安,他慢慢吐出一口气:“继续说吧。”
“是男是女没有什么大碍。之前并没有多觉得喜欢他,可是工作了之后,我天天可以看见他。”
“看着他在街上跑来跑去,满头大汗,累的气喘吁吁的。可是我一点也不心疼,反而觉得他很有趣。有的时候他生病了还在工作,看他痛苦的扶着墙壁摇摇晃晃的站着。”男人的嘴角勾起一丝意义不明的笑,却如刀锋般刺紧叶修的心里。




“看他痛苦,看得我都硬了。我喜欢看他难受痛苦绝望无助的样子....”王杰希动了动头,邪魅地冷笑着,“像一只惊慌的小羊羔,彻底的引发了我对他所有的爱.....”
叶修眯了眯眼,他从这个认识很久的兄弟身上嗅到了一丝陌生的味道。他知道对于这样的人而言,心理隔离无非就是一个毫无用处的东西。


他不免有些后背冒汗,生怕面前的男人会突然做出什么举动。“那一刻,我终于是明白了,我想要给他的不是普通纯情的爱。”王杰希手使着劲,险些把脆弱的纸张捏碎。
“我想把他囚禁,让他每时每刻眼里都是我,一个人品尝慢慢戏弄他是他的绝望。”他突然就笑了,直勾勾地盯着叶修。


冷风从窗户灌进来,窗帘随着风飞了起来落下。


“他还不知道你的意思,所以你这样反而把自己蒙在鼓里,自顾自地幻想着一切。”叶修有些恶心,反胃的感觉让他眼前发黑,他尽量用平静的声音说着。
“哦?当然不是呢,我给你讲个故事。从前有两条鱼,他们都在餐厅的鱼池里。有一天,一条鱼问另一条你怎么老是肚子朝上飘在水里啊?他回答,因为我累啊。可笑的是第一条鱼居然炫耀起了自己,他说你应该学学我,天天运动,肉可紧实了。这个时候有人来了,看见第二条鱼浮在水面,第一条鱼游来游去,毫不犹豫的抓走了第一条鱼。故事结束了,他的道理你知道吗?”王杰希看了看手表,问道。


“总会要因为自己的一些无知而付出代价。”叶修回答,他不清楚王杰希为什么会讲这个故事。
一种莫名不安的感觉萦绕在叶修的心头,他觉得他有些像大浪里的小船,随时都被黑暗所笼罩,随时都有被吞噬的可怕。


“半对,第一条鱼自认为自己看透了一切,可是真正蒙在鼓里又是谁呢?叶修,不要总把你自以为的事情当做理所当然,就如那条鱼一样,谁才是蒙在鼓里而自我炫耀的呢?”
叶修内心涌起一股强烈的恐惧感,他看见王杰希站起来,因为逆光而看不清他的表情和脸庞。叶修紧紧抓着衣角,眼神有些飘忽地四处望着,似乎在寻找逃跑的路线。可是王杰希毫不犹豫的封锁了所有的路线。男人一步一步地走过来,轻声说道


“如果你看见了那个人你就告诉他我的心意,他的名字叫......”


“叶修。”


“啪嗒”一声,叶修再也控制不住颤抖的身体,杯子直直的落在地上,碎成几片.....
而王杰希放在桌子上的书,正好有一行小字被叶修看见了一一一


永远不要试图读懂一个人的心理,尤其是一个蠢蠢欲动的野兽.....
叶修家的灯闪了闪,终归灭了,瞬间被黑暗所包围....


To Be Continued....

    

【ALL叶/王叶】罪心病

    本章主要是王杰希,黑化慎入

   序章

    如果不能如愿,索性就彻底毁掉好了....

    “心理狱B268号喻文州越狱了....”“还有...心理狱B733号王杰希.....”

    红色的警铃没有一丝感情的敲打着......

    听,大地在唱歌,倾听,一个痛苦的呼喊,那是一种致命的爱情,在天空中放光芒,直至破晓……

    笼中的鸟,还能在飞吗?这样的我,你还能再爱吗?

    看,我的手是红色的呢,已经洗不掉了呢,你讨厌的人我都为你解决了呢,现在,是否轮到你为我的手更添一抹妖艳了呢。

    这是我对你的爱......

    一种爱到极致....

    乃至病态的....

    爱。


 01
    “您乘坐的143号列车已到站,请有序下车。”
      漆黑的黑夜,如同一只竖立的瞳孔,盯着叶修,上下打量着他。尽管叶修知道没有人,可是还是禁不住打了个寒颤。晚班车人不多,似乎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司机低声催促着剩下的乘客下车。
    他有些木讷走到车门口,顺着台阶一步一步地走了下去。
    天空下着雨,偶尔会有闪电滑过带来一丝短暂的光明,当然,光明的代价就是有些刺耳的雷声。
        叶修的手机屏幕亮了亮,有些断断续续的铃声从他口袋里传出来,又被雨声淹没了。他低头看了看,用冰凉的手指尖滑开了通话。
    “叶修。”
    不用想就能知道,他是韩文清,叶修叼起了一根烟,打了两下打火机,似乎因为下雨而无法点燃烟的他并没有什么表情波动。
    “还没睡呢。”韩文清有些低沉又沙哑的声音传来,还有一阵阵不属于他的杂音。
    “没有呢,刚下晚班。”
    

    丝丝冒出的杂音有些不和谐的打乱了两人之间的通话,叶修抬头看了看天,云层压的很低很低,他有些烦躁的取下烟,向家里走着。
    “喻文州和王杰希越狱了。”
    杂音配合着韩文清的声音,再加上这句话的内容,让叶修有些毛骨悚然。“越...越狱了?”
    他分明是听到自己心脏停拍了一下,然后才慢慢恢复了平常。
    “对。”
    叶修冷静了一下,努力告诉自己这是梦,他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可是韩文清沉稳的声音毫无可能的打破了他所有的幻想。
    “越狱了越狱了越狱了.....”
    他低声喃喃自语,啧了一声直接把他原本视为珍宝的烟随意的丢弃在地上。“叶修,你知道的,他们...一定会找你。”
    

    仿佛是印证了这句话,叶修有些局促不安地四处望了望,喉结上下滑了滑,生涩地说:“对啊,当时可是我亲手把他们送到监狱里去的。”
    韩文清沉默了。
    

    那是一段他从来都不愿意再回忆起的片段,喻文州与王杰希,三个从高中认识再一起经历风风雨雨的人,却落得了这样的一个下场。说不上是悲哀,只能说是再志同道合的人也终究会走上分道扬镳的路。

   他厌恶这样软弱的自己,却又无能为力。他们两个人临走时的眼神,终是成了叶修多少次从梦中惊醒的梦魇。
    “小心点为妙,毕竟他们可是SSS级别的,干出一些出格的事情也拿不准。”韩文清提醒着叶修。
    

 

    B市的冬天,不一定是最冷的,但一定是最危险的,谁也不会想到在这做表面繁华的城市里究竟隐藏着多少暗流。没有人知道他们在哪里,只是知道他们那群生活在社会暗面的野兽们,一旦睁开了猩红色的双眸,就意味着又会有许多无辜的人们被盯上,成为他们的猎物。
    他们喜欢看猎物心理上被折磨的痛苦,喜欢猎物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一步一步踏进自己的陷阱,最后意识到自己已经上了绝路跑不了了的绝望,就像是被主人牵住的宠物,只能屈服于他们。
    他们厌恶一切虚伪的东西,似乎所有虚伪的人都该死,厌恶自廉清高的人,实际上内心也只是一潭烂泥。他们是只能生活在阴暗面的人,但却是最真实的一群站在人性低端的...
    

    罪心病犯人。
    

 

    叶修有些反胃地推开了家门,他的家很大,可是空荡荡的只有他一个人住,不免有些冷清。
    窗户外的灯光闪了闪,又在噼里啪啦的雨声之中灭了,瞬间,整个小区便只有叶修的房子亮着。黑暗包围着房子,无路可退,也没用亮光。
    结束了和韩文清的通话,叶修靠在沙发上,沙发很软,但他却觉得怎么都不太舒服,就像是有人一直在盯着他,从头到脚。
    他讨厌这样的感觉,就像是自己的身体和想法一丝不漏的展现给了别人。可是他越来越慌,还是披上了衣服走了出去。
    雨已经停了,毕竟是冬天,也下不了多么大的暴雨。叶修不知道自己应该往哪里走,只好贴着自家墙壁绕一圈。
   

   很冷。

   冷风顺着叶修的脖子刮进他的衣服,把他冻得一哆嗦。
    寂静的凌晨,正是那些夜行者出动的时间,叶修作为B市一个支队的罪心病研究小组专家,自然是清楚这个时间段所隐藏的危险。
    那些真正熟练老道的家伙们,一定会在两三点左右才会出现,往往现在出来的都是一些新手。
    

 

    叶修这样想着,一不留心走了神,后头窜出一个人,紧紧的抓住了他。
    谁?叶修刚想回头,他的下巴就被钳住,同时双手也被他扭在后面。他的心慌乱了一下。
    “王杰希。”叶修从他熟悉的身手中立刻就判断出了来人,但是他很快冷静了下来,尽量压低了声线。他也不否认,就是轻轻笑了笑:“怎么?我入狱这么久你还能记得我啊。”
    “我怎么会忘记...”说到这里,叶修突然顿住了,他明显感受到了王杰希手上更加用了点力气。
      

    越是这个时候越不能惹怒他,叶修没有选择继续说下去。
    

    “不能忘记什么?”王杰希的手从他下巴滑倒了脖子上,冰凉的感觉从他手指传到了叶修身上。
    比凛冽的风更加寒冷。
    

   

     蛇。蛇是冷血动物,没有温度,也没有感情。它通过陷阱和缠绕,一步步诱惑猎物靠近自己沉迷其中,再一击毙命。
    蛇是温柔和冷酷并存的生物,靠近它就会有着危险。就像玫瑰花,孤傲冷清,可是它漂亮的背后是锋利的刺。温柔总会伴随着危险。
    

 

    叶修无法从王杰希身上感受到一丝温暖,虽然他紧紧的靠着他。可越是这样的冰冷,却反而让叶修更加沉迷其中。他需要这样的冰冷来刺激自己已经麻木的神经,他需要这样的冰冷来浇灭长时间生活在水生火热社会之中的一团火。
    他需要通过王杰希来知道,自己那被社会面具遮盖下真正的自己。
    对于叶修而言,王杰希是一剂良药,一剂含着剧毒的良药。
    “没什么。”
    

    “听说...你在警局混的风生水起,更是成为了研究我们这类人的专家。是因为你把我和喻文州抓了进去吗?”王杰希墨绿色的眼眸盯着叶修,让他有些毛骨悚然。
    “是....”叶修略微僵硬的回答。
    “抬头,叶修。你看,今天的天蓝吗?”王杰希如同一只吐着红芯的蛇,阴沉沉地问。可笑,现在是凌晨天怎么会蓝?叶修抬起头,有些惨白的月牙挂在那里,天空黑的有些令人发麻,偏偏就是看不到一个星星。
    

    “你看那个月亮多棒,就跟....
     

     你一样。”
    王杰希说了一句难以捉摸的话,他不知道什么意思,更不想知道是什么意思。
    “不请我去坐坐吗?”他问道。
    “先把我松开。”叶修皱着眉。他的手腕已经有一些明显的痕迹,红红的,在他白花花的皮肤上有些扎眼。
    “好。”
    

 

    有些出乎意料,王杰希放开了他。

    短短的几分钟,叶修就已经粗略的判断出了王杰希变态的心理方向。打个比方,温水煮青蛙,众所周知青蛙最开始会感到舒服,但水温会逐渐加热,当青蛙察觉到危机的时候已经晚了。
    沸水煮青蛙,青蛙会跳出去。可是如果直接把一直被捆住的青蛙放进去,它再怎么挣扎最终也是无济于事。
    很明显,王杰希属于后者,他嫌前头的工程太麻烦,与其慢慢耗,何不直接锁喉。
   

 

     原本判断出病人的方向就足以让叶修自我满足的吸一根烟了,但是现在叶修一点也不想吸烟。
    很难判断出这么多年的心里隔离是否让王杰希回心转意,不再是罪心病患者。
    叶修突然想起他在一本书上看到过一个句子,但是年代太久远了,他一时间也想不起来。王杰希看着叶修,嘴角露出了一抹难以察觉的笑容,气氛一时间诡异了起来。
    

    “好久不见呢。”王杰希缓缓的说出了与现在完全不符合的话,叶修后背有些冒汗,他分明是从他的语言中嗅到了一丝危险而致命的味道。
    他想起来了,那个书里的句子....
    

 

    黑暗之中,谁也看不清谁,猎物会惊慌,而真正致命的毒蛇,会在这个时候缓缓露出獠牙......


    To Be Continued....

 

-----------------------------------------------------------------------------------------------

    想跟迷们说一个很令人痛心的事情,不想看长篇大论的看我标粗的字

前几天哥哥找我说想跟我说点事情,我们两个找了一个星巴克。
本来我们两个不怎么见面,见到应该挺高兴的,可是我第一次看见他哭了。他哭的特别伤心,我也很心疼。
哥哥跟我说:他是一个同性恋。我当时很震惊,也瞬间明白了他哭的原因。
他跟我说,他和X(哥哥的男朋友)是一个高中的,上了一个大学。其实高中他们就在一起了,但是真正破处还是成年之后。现在哥哥大三,基本可以离开家了,于是他决定跟父母坦白。
他们知道了哥哥出柜甚至还经历了很多次性爱之后特别的愤怒甚至有些发疯。他们让他滚,说不是他们的儿子。
哥哥现在很痛苦,所以来找我。其实我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哥哥。
我告诉他,哥哥没事。同性恋不是错,你们只是,喜欢上了一个同性。哥哥是个很可爱的男孩,可是在学校和家庭的压力下因为同性恋却想要自杀。
很多人喜欢看同性的文章,现实里却无法接受同性恋!!如果不喜欢,请不要谩骂好吗?他们也是人,他们也没有错。
男生有权利喜欢女生为什么没有权利喜欢男生呢??同性恋不是错,请你们别再歧视它了好不好?

可以不爱,但是请别伤害好吗?

 

【all叶】我们的情敌是头猪

国家队最近很颓废。


颓废到了打比赛每次都把对面队打成0战绩。


比如说这位....
无比颓废的黄少天同志。


在对战俄罗斯战队的时候,面目狰狞的黄少天同志,在全部频道里疯狂打拼音。对面的人看不懂中文,但是拼音还是可以扰乱人心的。


“啊啊啊啊啊啊啊为什么老叶心里第一不是我啊啊!!!老叶老叶!我难道....还比不过那只猪吗?!”
黄少天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抱住叶修。


“少天^_^”喻文州冲黄少天露出了一丝和善的微笑。


叶修很认真的上下打量了一下黄少天,说:“比不上。”


黄少天:嫉妒使我面目全非。
叶修:“你有脸吗?”
黄少天:嫉妒使我不想说话。


“醒醒吧,黄少天,我跟老叶在一起这么久了,他电脑里一张你的照片都没有,全是那只猪。”方锐同情的拍了拍黄少天。
“前辈....你?”认真打游戏实际上是在偷听的周泽楷突然插了一句话。“哦,我觉得队长的意思可能是叶修你什么意思。”孙翔说道。


周泽楷疑惑地看了孙翔一眼,继续偷听。


“周泽楷在说,什么玩意孙翔,周语不过关还在轮回混?还不退厂重造?”张佳乐吧唧吧唧的吃着薯片,“还有啊猥琐点心,什么叫你跟叶修在一起这么久了”


王杰希无奈的看着抱着小猪手办的叶修,问道:“叶修,这只猪又不好看,你喜欢的有点过分了。”
“哦??那也比你不对称的眼睛好看。”叶修抱紧怀里的猪。


王杰希脸色一下子有些难看。

......我不如一只猪。

......我他妈竟然不如一只猪。

......这只傻了吧唧的猪!

王杰希恶狠狠地盯着小猪佩奇,他妈的这猪长了一张情敌脸。

哦,好像我们所有人都不如这只猪。他这样想,心里舒服了不少。


唐昊愤怒的拍着键盘。

......太阳!

......这只猪!

......我居然要和这只丑不拉几的猪当情敌!


“老叶老叶老叶!这样,回国之后我给你买小猪小羊小狗小猫小张佳乐,好不好?”黄少天露出小虎牙。


哦,不好。


叶修这么想着,就听到张佳乐传来一声怒吼:“你他妈什么意思?”
于是,黄少天和张佳乐又开始了日常打架,叶修抱着小猪童心未泯的玩着。而佩奇瞪着大大的眼睛,仿佛在嘲笑他们。


......这要是再能忍就真的不是男人了!输给谁都不能输给一只猪!


.....玩物丧志。
张新杰推了推眼镜,必须要彻底让叶修放弃这只猪,要不然他就跟废人一样了。


国家队连夜召开了“反.笨猪丑猪傻猪鼻子长得不对猪骚粉猪微笑猪少年老成猪会议”,决定铲除这个东西。
哦,必须彻底铲除。肖时钦补充道。


喻文州,张新杰,肖时钦,王杰希写了大约一万字的笨猪丑猪傻猪鼻子长得不对猪骚粉猪微笑猪少年老成猪消灭计划书。


然鹅,这只猪被彻底消灭是一个很...很....
好吧,黄少天承认自己词穷了。
反正是一个意外。


叶修正在专心地和小猪佩奇玩着过家家,然后叶修的爸爸突然来了电话。
叶修吓得手一哆嗦,小猪佩奇就直接摔地上了,头都掉了。


国家队看到了之后心里暗暗高兴,叶爸爸您真是天使,上帝我们的救世主。
可是当他们看到叶修委屈的蹲在地上眼眶红红的之后,疯了一样的上街去买小猪佩奇。


哦,我们一定是疯了。
不!你们这是彻底输给了佩奇和叶修。苏沐橙这样说。
不!是我们太爱叶修了。他们痛心疾首的说

END